JKSJADJA

幻城同人卡索的日记

十一、

      我发现我并没有认真记下每天发生的事反而是随心所欲地闲扯,但如果真的写日常大概就是起床、吃饭、处理政务、接待外宾、学习、吃饭、睡觉等的反复循环,虽然这种生活很无趣却比过去鸡飞狗跳的日子强太多,平平淡淡才是真。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

     无聊果然还是无聊,于是我决定把国王的尊严抛在脑后。

     随心所欲为最上。

 

十二、

      随性的代价就是我的日记估计会毫无章法,想到哪就写到哪,总之后人们辛苦你们整理了。

      这次我想写写上次给我小册子的那家伙,他叫皇柝是现任巫医族的首领。

      巫医族人天生治愈能力就很强,他也不例外,但我觉得这家伙最喜欢的是落井下石给人补刀。

      我与他的熟识是因为政治外交,巫医族一贯是我族的附属所以在我即位那天他也参加了典礼。于是第一次见面后他从我这里坑走了一百年贡品减半权,他能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那张脸,真是淳朴老实的范本。在之后的日子里每次看到我弟我都唏嘘不已。

      自从开通和平交流后凡世的许多娱乐道具在我们这里受到极大的欢迎,而皇柝就很喜欢下棋,我基本是赢不了他,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棋艺高超而是他本人出老千的手段花样百出,就算你抓住了他也会以良善的眼神盯着你。结果流传出去就是巫医族王才艺绝佳,冰族国王是个臭棋篓子。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十三、

      确实如同小册子上说的,我弟的确“死亡”过一段时间,主要是为了避开二王子意图牟取王位的流言,再加上我那段时间痛定思痛闭关狠狠修炼学习了一把导致头发猛长更加坐实二王子的“死亡”。

      谣言真的可以害死人。

      不过前段时间我也托梦给弟说了下小册子的事情,第二天他回我一个梦,里面只有大大的省略号。

      我懂,你心里苦啊。

 

 十四、

      考虑到这本日记最可能是会被凡人公开,我决定偶尔讲讲神族的一些文化常识。

      我们的交流方式中有别于凡人的就是托梦,其实类似于人类的书本信件。以前我们想带消息给远方亲朋好友时就自己编织梦境然后托给驿站来传递,当然有能力的人也可以直接把对方拉入梦境,比如我和我弟就可以。当然害羞的青年男女也会用这种方式隐晦的表达心意。

      凡世的书写工具传进来后也没多大改变,主要原因是我们神族的字难写,比如这本日记我就用的是凡世的文字。不得不说语言障碍真的是很大问题,我和我弟去凡世交流学习的时候自然得用凡世语言,我们的名字也用的是音译。

      卡索和樱空释,我的凡世朋友纷纷表示从音译名字上看我和我弟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民族的。

       哦。

  

 十五、

      其实在神族内部我们主要还是按照原本的语言交流,所以我没即位前亲近的好友都叫我“黑色之城”,这是我原本名字的意思,发音是卡索。叫我弟“幻影”,发音是樱空释。

      感觉一下子我们就没了隔阂,重归一族。

      后来凡世文化传播进来后大家纷纷学习起他们的语言文化,所以神族各种风格迥异的音译名就出现,在凡世人眼中这些名字就有些匪夷所思莫名其妙,所以我们对外交流一般报自己的职位而不是名字,这或许跟我弟那张脸一样是命吧,唉。

 

 十六、

      说到名字,我们与凡世在这方面也有很大差异比如我们没有姓氏。

      没有姓氏并不代表对家族关系的看重,我们天生就能分辨亲属关系,而且有家族徽章表明身份所以也可以不用统一姓氏管理。此外我们的名字是上天赐予的,每个新生幼儿在出生时便会有占星师占卜来决定姓名,基本是人生的缩影或是未来重大转机。像我弟,幻影,很难有人能在他妖异的长相下看到那质朴的心灵,这个悲剧就算换了脸也没改变,就算聪明如星旧最初也被蒙蔽了。

      至于我的黑色之城嘛,就以后再说了

 

十七、

       我家其实并不在城堡里,虽然我成年后的确大半时间是住在那里。

       我从小是在雪雾森林长大,我们家在那里有栋房子。主要是雪雾森林的环境相对适合幼儿成长,所以大半冰族人是在那里度过幼年期的。其他族也有类似的地方。

       至于我和我弟为什么能在凡世度过幼年期?王族总有特殊的防护嘛。

       至于这后面更深次的原因我会在后面讲,写多了费脑子。

 

十八、

       提到雪雾森林我不得不说一下当年那场损失惨重的屠杀,这场屠杀也迫使冰火两族停战。

       对我这代来说是比较久以前的故事了,当时神族对凡世不以为然,没事就派些队伍去欺侮一下,凡人们忍辱负重积攒力量,傲慢的神族人压根没怎么防护两界入口,于是英勇的凡人就悄悄潜入神族的后备区偷袭攻打,从此以后凡人们才逐渐取得与神族平等的地位并由此掀起了凡世民主化的浪潮。

       以上是凡世官方版本。但我们的确过度傲慢而目空一切了。

       至于真实情况,是他们以朝贡的名义潜入后在雪雾森林等幼儿生活区大肆屠杀,成功消灭我们的有生力量。

       至于神凡族之间的压迫还有凡世自身的阶级压榨,在更久以前的历史中的确非常严重,随着时代变换,这种压迫逐渐减轻,但凡人依旧是神族的奴仆,平民依旧隶属于贵族,只能说好一些吧。

       但为什么在压迫减轻的那个时代,凡人(平民)反而难以忍受大举反抗呢,就这个问题很久以前我问过一位智者,他并没有回答而是给我一本凡世的书:《旧制度与大革命》

       心情复杂。

十九、

       不同季节神族也是会有不同的穿着。凡世的文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有传入,比较早的例子就是凡世的衣物布料。而且我们现在的穿衣风格基本是本土与凡世混合的。

       顺便一提,凡世的外交官初次来到冰族的时候很是拘束,并且不知为什么他认为冰族人性格冷淡,这里我必须要澄清一件事,虽然受天性影响我们的确很难对陌生者热情起来,但也不代表我们拒人千里之外,我们只是比较内敛而已。而火族则比较开朗奔放,风族喜欢藏匿自己的踪迹,巫医族有自带温良的气质而寻梦族就跟占星师那群人一样喜欢把话说得云里雾里。

       话题再说回来,那位外交官来的时候刚好是十年夏日结束的秋季,在几乎把冰族融化的时间段里我族人民的普遍是穿有防高温加持,从上到下严密缝合的服饰。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加深了那位外交官的误会,于是导致后面的悲剧。

       春秋二季对我们来说极为短暂,于是紧接着就是新的十年冬天。我还记得当时那位外交官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指着我们的衣服抖啊抖然后就晕厥了。

       我前面说了,冬天对于冰族是相性非常好的季节,基本神族都有个共通点就是崇拜自然,然后在如此美好的季节我们当然也会尽力与万物和谐沟通,所以基本这个季节我们的服饰只要遮住隐私部位就好。其他族与我们类似,比如火族人冬天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夏天一样喜欢裸露身体。

       可能这也是难以融合的文化差异吧。


二十、

       我们的平均寿命大概是五百岁左右,能力高强的人甚至可以活达千年。对于凡世的人来说这种长度几乎难以想象,我们倒是不以为然,这并不是傲慢之类的,我们是真的没觉得长到哪里去了。做个比方,把凡世的猫狗与人的寿命作比较,在猫狗眼中凡人的寿命也过于漫长,说到底这是个比较问题。

       再说到寿命问题上,相对于凡人我们的生命确实很长,所以在历史文化层面上我们不及凡世的丰富多彩。我用模糊的话来总结就是他们的时间一直以快进的方式行进,我们则是较慢的一方,说到底这是我个人的想法,说不定会有说“昆虫的世界快更多倍也没有进化出高级文明”这种话来反驳我,无妨反正这也是我随意不作数的理解罢了。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