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SJADJA

高考作文全国卷三】分手快乐

全国卷3是写我眼中的高考或我与高考……我这篇呢大概会因为离题万里超标吧_(:з」∠)
男主是库洛洛,女主是幡然悔悟的小市民
——————————————————————————————
夏天这一词往往与晴空万里相伴出现。

眼下我愁着脸摆弄着手中的吸管欣赏着窗外过于澄澈的天空。
吸管被我不断地折叠又弹开,我自己都难以相信居然能将这一机械的过程重复了一个多小时。

那么问题来了,一位看上去愁容满面,独自坐在咖啡厅里折叠着吸管的女士会令人联想到什么?十个有八个都会回答失恋、被甩、被劈腿之类的答案吧。因此周围人投来的一丝丝同情快要把我戳成筛子。

请收回你们臆想,虽然我和他的确很久没联系但我们感情还算平稳。

于是话题又回到最初,我为什么一副心力憔悴的模样呢?
原因很简单,我正在琢磨合适的分手理由来保住对方的男性自尊。

或许有人会问,不是还算顺当吗怎么想要分手?
所以说啊,距离产生美。暧昧期两人还不太熟时我可是一颗红心只向他。
举手投注,眼波流转间我就捂着鼻子将一颗羞涩懵懂的心奉上。恨不得为他吟诵古往今来所有我曾经鄙夷为肉麻的词句,只要他一声令下我就能立刻摘星捧月。美人一笑叫我做那败国的周幽王也甘愿。

但是自从他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答应和我交往后我就逐渐摆脱了这种狂热。
人啊,得不到就心痒痒地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得到了就马上厌倦仿佛经历着七年之痒。
热情一旦消退理智重归于身后,他那神奇的观念让我觉得我和他有些不太适合。

不不不,他并不是那种会把“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神,多么可笑怯懦的单词”挂在嘴边的中二。怎么说呢,我还是举出点例子吧。

有一次外出旅游刚好遇到当地庆典自然是需要好好玩乐一番,结果呢这个人就在我耳边叨叨了一路的民俗文化。

“这个花柱似乎是古代树神崇拜的演变,在古代它用于……”
“将鲜花树枝装饰在门窗上是为了……”
“古代传统中似乎还有一些别的项目,比如……”

我买一个纪念品他就会滔滔不绝地说出它的由来和意义,时不时还会以“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懂”这种包含怜悯或嘲讽的眼神看着我。

那一趟下来,我的感想只有一个字“哦”。

还有一次,我为他精心挑选了一条领带做生日礼物,当然主要是因为我看他那条领带的基佬紫不顺眼很久了。他没有混蛋到没神经地问“为什么送我礼物”这种白痴问题,事实上他很高兴地收下了并附送了个高深莫测的眼神。
于是当天晚上我一脸惊悚地看着他出现在我房间里并发现自己的双腕正被我送他的生日礼物绑住。这家伙看我醒来后还一脸关切地说:“我最近刚好读了一本书,它表示女人送男人领带常常带有一定的性暗示(此处为杜撰)。”
当时我抑制住自己爆粗口的欲望,平静地让他解开领带并且坚决地否认自己有那种想法。

他居然还一脸遗憾。

或许在旁人看来他只是有点电波罢了。
但是,我敢肯定除了第一件事他或许刚好研究癖发作其余以及我之后经历的事情绝对是他故意折腾出来的。

目前,作为一个准备毕业并且身心俱疲只想找个老实人嫁了的女青年需要一场安安静静的分手。

天空被厚厚的云层渐渐覆盖,强烈的光线逐渐减弱,我等待的人终于到了。

他似乎有些惊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许久未见一方面是我居然早到了两个小时。
当然我提前那么久是为了积蓄勇气潇洒分手。
然而这份勇气在他坐下来用那双又黑又深的眼睛看着我后一去不复还。

【叫我出来什么事】那眼神催促着我给一个配得上的理由来弥补大热天把他从空调房拖出来的牺牲。

对不起,我想我们该分手。

这样说了后保不齐他会为了那点大男子主义而把我干掉。
我一直很怂他的。

交往前识人不清,美色惑人。但我可没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豪气。

但无论怎么捶胸顿足我必须得开口:

“今天高考结束了,为表庆祝约你出来吃个饭。”

啊——好冷,时空一瞬间被冻结了一样。我为什么要说出这种没头没尾的话,我当年舌战群雄的口才难道被人偷走了吗。

他也有些无奈,然后指出:“首先如果你记忆没出错还记得自己是大三生的话,我想高考应该和我们没太多关系。其次这家咖啡厅并不提供饭菜服务。”

呜,想一头撞死。但不可气馁,拿出你当年追人的脸皮来圆场。

“只要是我们这代人或多或少都会对它有些触动吧,庆祝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他拿起手中咖啡喝了口理解似地接过我的话茬:“把我叫出来追忆往昔峥嵘岁月啊。”

大爷你真懂,是的就是这样,顺着这话题我们聊聊那少年轻狂不识柴米油盐的日子,我再懊悔下自己没老老实实过日子来暗示目前我安于平庸度日最后提出分手。

完美,我真是天才,今天一定能成功分手的!

于是我稳住激动的心情,开始延伸话题:“说起来我的高中真是满满的黑历史,化学课上调配爆炸性试剂、美术课扒男同学衣服强行要他做人体模特、音乐课上当众唱小黄歌、语文课上把古诗编成rap……”

不行,太黑历史了,我说不下去了。我那时候真的太混世魔王而且这种情况在我暗恋他那段时间也存在,也就因此我干出许多惊为天人的告白壮举。

可能他也回忆起我当时干的傻事露出了笑容:“你那时挺活泼,蛮可爱的。”

谢谢夸奖,我生无可恋并不想对此说什么。

于是我决定打住这个话题开始下一步的忏悔内容时就这么被他突然打断,那个人直视着我,毫不留情地打断我的话语,冰冷的,带有审判意味地宣告着我:“你变了许多。”

这咄咄逼人的话语让我陷入空白似的迷茫。

夏季的天空说变就变,但其实那预先到来的云层早已点明了征兆,只是很遗憾我的大脑没能察觉这一忠告罢了。
现下,太阳被乌云夺去了过于灼热的光芒,而我内心自以为是的窃喜也荡然无存。

我静静地看着他无意识地摩擦着手中的杯壁。

这个永远都保持沉稳平静的男人也注视着我,像个法官一样等着我匍匐认罪。

我在他那双幽深的眼中找寻着属于我的倒影,那是与所有社会人士一样别无二致的衣冠楚楚且温和谦逊我改变太多,那恣意妄为的少女早已沉睡。

外面的光线完全黯淡下来,大雨就这么倾盆而下。
我察觉到身上的冷意,不禁有点瑟缩。

真是的,根本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嘛。
我没忘记最初的目的,但现在我没办法跟这个恶劣的男人调笑。
谁现在回去管男人可悲的自尊心,现在的我可是恨不得扇他一巴掌。

我平静地回应:“高考是一道坎,改变你我他。”

愚蠢的抱着过去的不知哪里来的心高气傲本来就够傻了,现在我好不容易成熟点不再像个小孩子似的任性妄为结果你这家伙跑过来鄙视个什么。

真是令人火大。

他不可置否的哦一声撇过头去看着窗外的大雨去了。

啊,正好,我怕他再那样盯着我我会忍不住一杯子给他砸过去。
……还是算了,我打不过他的。
人要学会顺势而下,这一点我早就领教了。

于是我们又陷入了沉默。

我慢慢平静下来,决定不与这种三观有问题的危险分子一般见识。
避无可避的我想到我们的初遇。
那是非常明朗的月夜,来到新环境我还有些亢奋便进行了一次夜晚漫步。

就这么与他相遇。

那个人鬼魅如影,双手占满血迹而闭上眼睛却流露出一种安然的气质。

如果不算他旁边的尸体,我绝对会认为是一场cos并为演员的出尘绝艳叫好。
但是换作任何人都会明白那是凶杀现场,实际上我的本能也叫嚣着我让我逃离。然而我却像被月光施咒般只能愣愣地看着他,之后我便干出平生最大胆的事情,在警察局为他做伪证。

这段记忆不合时宜地攀爬出来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现在想起来我不禁为之后我对他的狂热追求感到诧异,并且时至今日我对他的所做的事也没有太多恐惧和厌恶。

我当然可以保证我并不是什么反社会人士,我有我爱和爱我的人,我热爱生命中的一切也会被他人的情绪感染。但这件事总在不经意之间浮上心头并且在我与他再次相遇后酝酿出浓烈而不可收拾的感情,那时我一向任凭情感做事便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追求交往。

现在我逐渐以理智明白那是不正的事情,我需要远离这个男人在他对我施加过多影响前。

夸父逐日这般神话不能用在现代社会,我想要踏实平静的生活。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摧残的街道两旁的树叶漫天飞舞,而雨点击打在窗上所奏出的鼓点奇妙地与我的心跳相重合。

我认真的注视着这个男人。

发如墨,肤如玉,瞳如重漆。只有这个人我绝对不会将他混淆在人群中。

我的确喜欢过他,但是这份感情实在太过危险,如庞然巨物随时都可能将我摧毁得一干二净。

十分理所当然地我说出了口:“分手吧。”

没有千回百转般的委婉暗示,直接亮堂堂地呈给他。

他回过头,以那副淡漠的表情点点头便起身离开不做丝毫留恋。

我并不后悔这个选择,以孩子的心态我度过了十八年早已足够了,成年的社会可由不得我再抗拒逃避下去。驾驶战车披上盔甲,握住理智与感情的缰绳才是正确的行为。

人总要有失才有得。
但是那个男人最后的眼神仿佛扫兴般看着某种开始腐朽的事物的眼神让我极为不爽。
这种傲慢至极的混蛋迟早会狠狠栽跟头,我恶狠狠地诅咒。

——————————————————————————————
很突兀的故事,因为男主角本身太过异类。
我不能确定我有没有写崩他,毕竟库洛洛太难把握。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