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SJADJA

这里有一份关于二次创作的问卷调查

问卷的题目是:二次创作对原型人物或历史事件的宣传及影响

毛概老师布置作业,我们小组因为这里一位大佬启发选了这个比较难的选题\("▔□▔)/

问卷中的二次创作这一概念指对真实存在的人物或历史事件通过动画小说电影等形式进行有目的地改编,比如《大明王朝》、阴阳师和FGO等等。

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个问卷知道大家的萌点在哪里还有对二次创作的想法。

因为水平不够问卷设计存在很大的问题,但是真的非常希望大佬们填写


如果对本问卷的形式有什么建议,我们也非常欢迎。真的非常感谢。

地址是https://sojump.com/jq/13705935.aspx


士郎生日快乐

迟了一天抱歉ヘ(_ _ヘ)
然后这是对你的并不算长的情书(?)
——————————————————————————————
写给某个如星星般的少年:
         执笔时千言万语无从说起,说来也怪我读书太少吧
         想为你写一首诗,将你比做满载光辉的宝石
         想为你画一副画,将你全部光辉镌刻在其上
         想为你谱一支曲,将我的全部心意诉说于中
         但是无论那样我都是门外汉呢,所以我唯有献上真挚的祝福。
         生日快乐,士郎。

幻城同人卡索的日记

三十一、

       我得到了一个惨痛的教训,那就是不要轻易挑战厨房管理者的权威。

       可能你们会认为我对食物进行了刻薄评论的行为,那就大错特错了,我怎么可能会干这种愚昧的事情,我对食物的热爱日月可鉴!

       实际上我只是半夜去厨房散了个步。

       我真的没偷吃,偷窃这种卑鄙的行为我怎么会干,我只是用舌头来检查他们有没有腐坏罢了。

       但他们并不相信,他们以星旧为首居然要求我写道歉信并当众宣读。

        我给你们说,你们这样是要失去我这个国王的。



不定期掉落更新

       


临近开学,补作业中
坑一段时间

幻城同人卡索的日记

二十一、

       冬季对冰族而言是生命勃发的季节,主要的祭祀典礼也会在这段时间安排。

       冬季是我们农作物播种的季节,在播种前我们便会举行大型的冬耕祭祀,由在任的国王率领王族和官员下地劳作然后由国王及众巫师催熟首次播种物最后将成熟作物作为祭品献给大地,天空还有冰雪。附属地区的就由最高长官执行祭祀。基本其他族也会有类似的祭祀。

       紧接着就是群婚性质的典礼,由于神族人口较为稀少存活率也不高所以这个典礼地位很高仅次于前面的祭祀。基本内容和凡世很相似就是跳跳舞唱唱歌然后彼此看对眼就可以结婚了,而王族和部分很重视血统的家族就不会参加这个典礼。

       最后在十年长夏到来之前的短暂春秋二季,就是第三个大仪式—驱邪仪式。在夏天冰族人极易死亡,和凡世正式交流前这个仪式地位极高但现在因为存活率地提高仪式的地位也逐渐下降。仪式的基本内容就是由当地的巫师长冰冻火草——生长在火族地盘上的一种几乎永不熄灭的植物来驱逐长夏的灾难。

       在长久的历史中这些仪式也有许多改变,比如最近冬耕祭祀最后会撒上凡世传来的肥料,群婚典礼上青年男女也有了更多流行于凡世的求爱方式。

       其实说来在冰火两族交战期间驱邪仪式用的道具是俘虏的火族人呢。

       和平真好。

  

       

 

二十二、

       不同地区还有各自的祭祀典礼,我就不一一说明了因为这些并不由我这个国王管理。

       不过神族崇拜对象基本都是天空与大地,不同族有些许差异罢了,比如我们还崇拜冰雪,火族则是崇拜太阳等。 

       曾经有一次我无意间听说凡世在过去有为神族立祠堂后很是无语,可能还是受神族对于凡世人过于超凡的能力寿命影响吧,但现在平等来往后这种事情就逐渐消失了。

       不过这里顺便说一下为什么凡人没有大举入侵。在两界的入口处由远古先辈的结界,开启关闭由我们掌握。至于当年为什么凡世能悄悄潜入这么多人……特洛伊的木马,凡世的这个例子比较类似。

       不是我军无能,只怪敌方太狡诈。

二十三、
        我很喜欢凡世的甜食。
        松软香甜、一口咬下去便融化在舌尖上使得整个口 腔满溢奶味的蛋糕,那些烤得香脆酥软的小饼干,弹性十足的布丁还有冰族人的最爱——冰淇淋。
        谢谢来自凡世的厨师,让我头一次明白了吃才是至高的享受。
         这里我得说说,过去的神族人主要以植物为食且基本是没有经过烹饪的,特别是冰族人连火都不碰一下。
突然间我仿佛明白了成年的神族人都积极往凡世跑的原因。
        食欲真是了不起的欲望啊。

二十四、
        自从开通对凡世交流后,神族青年普遍会在凡世生活学习一段时间,也有不少就此定居在了凡世,搞得神族这边成了孤寡老人聚集地。
        之外神凡混血种也大量增加,就此一些古板的家族很是不满,我不得不采取了一些措施成功地让他们停止不太好的小动作。
         其他因为青年人口不足的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我稍微也为这个头痛过一段时间,而星旧毫不留情地嘲笑【自己的选择自己担着】
         我有点想偷偷把他家甜点储备全部搬空。

二十五、
        这里我想稍微说下我做的一件影响很大的事情。
        前面我说了很多开通凡世交流后带来的影响,其实正式与凡世交流是由我一手主导的。
        翻开这本日记的未来凡人小子是不是觉得我很伟大呢,毕竟这件事对凡人来说是实质上确定神凡平等地位的标志,可能你们中大部分人是不太能理解站在神族领导角度的我为什么会干这种自降身份的事情并因此对我有些奇妙的误会。
        不要搞错,我对凡人并没有过多的同情心和兴趣,也对众生平等没什么太大兴趣,我只不过做了当下我认为最好的道路。
        虽然我因此神族有个外号:刃雪城的老好人
        这群家伙没大没小也不是一两天的事,谁叫我是国王不能掉身份的找他们麻烦呢。
        国王什么的真不是人能干的事。

二十六、
        最近神族之间流行起了写话本册子。
        这让我想到皇柝给我的册子,不过当年的流言能演变成并传播到凡世还被写了出来也是很奇妙的因缘了,总之这些就交给弟弟了。
        在冰族话本主要对象似乎是其他族王室,尤其以火族为代表。基本内容都是高层领导者为了心爱的对象打的你死我活。其他族话本也是大同小异,而且还有相当比例流去凡世。
        看到我在话本里面血流成河就为得到心爱的人,怎么说呢,还觉得有点有趣。
        不得不说,年轻人想象力真丰富。而且据反响话本的我受欢迎程度还挺高。
        至于我的倒霉弟弟一般都是大反派角色。
        唉,我懂,这都是命。

——————————————————————————————

后面二七到三十就直接省略,基本内容卡索对王国政治经济的大体介绍,对于作者我来说难度过高,字数过多。大体类似小国寡民政治体系(暂定?)这种





幻城同人卡索的日记

十一、

      我发现我并没有认真记下每天发生的事反而是随心所欲地闲扯,但如果真的写日常大概就是起床、吃饭、处理政务、接待外宾、学习、吃饭、睡觉等的反复循环,虽然这种生活很无趣却比过去鸡飞狗跳的日子强太多,平平淡淡才是真。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

     无聊果然还是无聊,于是我决定把国王的尊严抛在脑后。

     随心所欲为最上。

 

十二、

      随性的代价就是我的日记估计会毫无章法,想到哪就写到哪,总之后人们辛苦你们整理了。

      这次我想写写上次给我小册子的那家伙,他叫皇柝是现任巫医族的首领。

      巫医族人天生治愈能力就很强,他也不例外,但我觉得这家伙最喜欢的是落井下石给人补刀。

      我与他的熟识是因为政治外交,巫医族一贯是我族的附属所以在我即位那天他也参加了典礼。于是第一次见面后他从我这里坑走了一百年贡品减半权,他能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那张脸,真是淳朴老实的范本。在之后的日子里每次看到我弟我都唏嘘不已。

      自从开通和平交流后凡世的许多娱乐道具在我们这里受到极大的欢迎,而皇柝就很喜欢下棋,我基本是赢不了他,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棋艺高超而是他本人出老千的手段花样百出,就算你抓住了他也会以良善的眼神盯着你。结果流传出去就是巫医族王才艺绝佳,冰族国王是个臭棋篓子。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十三、

      确实如同小册子上说的,我弟的确“死亡”过一段时间,主要是为了避开二王子意图牟取王位的流言,再加上我那段时间痛定思痛闭关狠狠修炼学习了一把导致头发猛长更加坐实二王子的“死亡”。

      谣言真的可以害死人。

      不过前段时间我也托梦给弟说了下小册子的事情,第二天他回我一个梦,里面只有大大的省略号。

      我懂,你心里苦啊。

 

 十四、

      考虑到这本日记最可能是会被凡人公开,我决定偶尔讲讲神族的一些文化常识。

      我们的交流方式中有别于凡人的就是托梦,其实类似于人类的书本信件。以前我们想带消息给远方亲朋好友时就自己编织梦境然后托给驿站来传递,当然有能力的人也可以直接把对方拉入梦境,比如我和我弟就可以。当然害羞的青年男女也会用这种方式隐晦的表达心意。

      凡世的书写工具传进来后也没多大改变,主要原因是我们神族的字难写,比如这本日记我就用的是凡世的文字。不得不说语言障碍真的是很大问题,我和我弟去凡世交流学习的时候自然得用凡世语言,我们的名字也用的是音译。

      卡索和樱空释,我的凡世朋友纷纷表示从音译名字上看我和我弟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民族的。

       哦。

  

 十五、

      其实在神族内部我们主要还是按照原本的语言交流,所以我没即位前亲近的好友都叫我“黑色之城”,这是我原本名字的意思,发音是卡索。叫我弟“幻影”,发音是樱空释。

      感觉一下子我们就没了隔阂,重归一族。

      后来凡世文化传播进来后大家纷纷学习起他们的语言文化,所以神族各种风格迥异的音译名就出现,在凡世人眼中这些名字就有些匪夷所思莫名其妙,所以我们对外交流一般报自己的职位而不是名字,这或许跟我弟那张脸一样是命吧,唉。

 

 十六、

      说到名字,我们与凡世在这方面也有很大差异比如我们没有姓氏。

      没有姓氏并不代表对家族关系的看重,我们天生就能分辨亲属关系,而且有家族徽章表明身份所以也可以不用统一姓氏管理。此外我们的名字是上天赐予的,每个新生幼儿在出生时便会有占星师占卜来决定姓名,基本是人生的缩影或是未来重大转机。像我弟,幻影,很难有人能在他妖异的长相下看到那质朴的心灵,这个悲剧就算换了脸也没改变,就算聪明如星旧最初也被蒙蔽了。

      至于我的黑色之城嘛,就以后再说了

 

十七、

       我家其实并不在城堡里,虽然我成年后的确大半时间是住在那里。

       我从小是在雪雾森林长大,我们家在那里有栋房子。主要是雪雾森林的环境相对适合幼儿成长,所以大半冰族人是在那里度过幼年期的。其他族也有类似的地方。

       至于我和我弟为什么能在凡世度过幼年期?王族总有特殊的防护嘛。

       至于这后面更深次的原因我会在后面讲,写多了费脑子。

 

十八、

       提到雪雾森林我不得不说一下当年那场损失惨重的屠杀,这场屠杀也迫使冰火两族停战。

       对我这代来说是比较久以前的故事了,当时神族对凡世不以为然,没事就派些队伍去欺侮一下,凡人们忍辱负重积攒力量,傲慢的神族人压根没怎么防护两界入口,于是英勇的凡人就悄悄潜入神族的后备区偷袭攻打,从此以后凡人们才逐渐取得与神族平等的地位并由此掀起了凡世民主化的浪潮。

       以上是凡世官方版本。但我们的确过度傲慢而目空一切了。

       至于真实情况,是他们以朝贡的名义潜入后在雪雾森林等幼儿生活区大肆屠杀,成功消灭我们的有生力量。

       至于神凡族之间的压迫还有凡世自身的阶级压榨,在更久以前的历史中的确非常严重,随着时代变换,这种压迫逐渐减轻,但凡人依旧是神族的奴仆,平民依旧隶属于贵族,只能说好一些吧。

       但为什么在压迫减轻的那个时代,凡人(平民)反而难以忍受大举反抗呢,就这个问题很久以前我问过一位智者,他并没有回答而是给我一本凡世的书:《旧制度与大革命》

       心情复杂。

十九、

       不同季节神族也是会有不同的穿着。凡世的文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有传入,比较早的例子就是凡世的衣物布料。而且我们现在的穿衣风格基本是本土与凡世混合的。

       顺便一提,凡世的外交官初次来到冰族的时候很是拘束,并且不知为什么他认为冰族人性格冷淡,这里我必须要澄清一件事,虽然受天性影响我们的确很难对陌生者热情起来,但也不代表我们拒人千里之外,我们只是比较内敛而已。而火族则比较开朗奔放,风族喜欢藏匿自己的踪迹,巫医族有自带温良的气质而寻梦族就跟占星师那群人一样喜欢把话说得云里雾里。

       话题再说回来,那位外交官来的时候刚好是十年夏日结束的秋季,在几乎把冰族融化的时间段里我族人民的普遍是穿有防高温加持,从上到下严密缝合的服饰。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加深了那位外交官的误会,于是导致后面的悲剧。

       春秋二季对我们来说极为短暂,于是紧接着就是新的十年冬天。我还记得当时那位外交官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指着我们的衣服抖啊抖然后就晕厥了。

       我前面说了,冬天对于冰族是相性非常好的季节,基本神族都有个共通点就是崇拜自然,然后在如此美好的季节我们当然也会尽力与万物和谐沟通,所以基本这个季节我们的服饰只要遮住隐私部位就好。其他族与我们类似,比如火族人冬天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夏天一样喜欢裸露身体。

       可能这也是难以融合的文化差异吧。


二十、

       我们的平均寿命大概是五百岁左右,能力高强的人甚至可以活达千年。对于凡世的人来说这种长度几乎难以想象,我们倒是不以为然,这并不是傲慢之类的,我们是真的没觉得长到哪里去了。做个比方,把凡世的猫狗与人的寿命作比较,在猫狗眼中凡人的寿命也过于漫长,说到底这是个比较问题。

       再说到寿命问题上,相对于凡人我们的生命确实很长,所以在历史文化层面上我们不及凡世的丰富多彩。我用模糊的话来总结就是他们的时间一直以快进的方式行进,我们则是较慢的一方,说到底这是我个人的想法,说不定会有说“昆虫的世界快更多倍也没有进化出高级文明”这种话来反驳我,无妨反正这也是我随意不作数的理解罢了。

 

   


幻城同人卡索的日记

跟原著背道而驰

大量私设,基本无视幻城后半本内容

人物完全ooc,基本就是借个名and外貌程度

来我们一起说,卡索是个好伙计。






一、

       我的名字叫卡索,是现任幻雪帝国的国王。

       在日记里面自我介绍真是微妙,但日记的自带属性就是“反正会被公开”,这也是为了维护国王的尊严而必须采取的措施。

       打算记日记是因为心血来潮,后来考虑到这凡世还有民间日记的流行性,我决定养成写日记的好习惯。毕竟我是个认真体察民情的好国王。

 

二、

       最近宫女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里面蕴含的爱怜悲伤几乎让我毛骨悚然。在和皇柝下完棋后他递给我一本小册子。

     【凡世的,挺有意思的】留下如此言语,他笑得高深莫测。

      然后我抱着复杂的心情看完后合上它。

      原来我在凡人眼中是如此放荡不羁爱自由。

 

三、

      稍微调查后我大致明白这本册子的故事为什么会写成这样,大概这就是凡世所谓的三人成虎吧。

      为了声誉着想,我决定适当的澄清下。

      首先就是我的弟弟,樱空释,我必须得说,他是我见过的最淳朴善良的人,跟外面那些……啊不,总之是个大好人。

   

四、

      我弟弟用自己目前惨绝人寰的人生经验告诉了我生一张正确的脸还有第一印象是多么的重要。

      无疑我弟有一张漂亮的脸,面相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与良善之辈扯上关系,用凡世的话本来讲就是邪魅诡异吧,而对他来讲这张脸只有麻烦,我觉得这是天注定,谁叫他叫樱空释(幻影)。

      我准备即位的那段时间,二王子对王位意图不轨的留言漫天都是。

      就算老好人如他成天被怀疑的眼光还有莫名其妙的书信骚扰也是会生气的,于是他隐姓埋名换脸滚去火族当长期外交官了。

      真惨。

      顺便,冰火两族早就建立了长期友好合作关系。

 

五、

      其实在历史上我们两族的确是死敌,可能是水火不容的属性?原因是不得而知了。总之打着打着两族内耗的差不多了于是不得已握手言和。现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可喜可贺。

     帝国名字叫幻雪,这种一听就感觉没啥前程的名字。就这个问题我问过婆婆,她犹豫着告诉我,因为第一任国王认为冰族的幻术特征是雪,为了体现这个特征取得幻雪。

     麻得智障。

 

六、

      我的确是在凡世呆过30年,不过不是因为国破家亡而是学习。

      我们神族与凡世的人族一直保持着友好平等的交往,原因嘛……以后我会在日记里写,一次性写太多费脑子。

      总之双方的王族及部分子民按照条约可以到对方区域学习交流,冰族就是我和弟弟。

      顺便一提他那个时候长得还比较人畜无害,有一个正常的童年可以缅怀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人族没有神族的灵力,体质也不如。但是他们的优势在于极强的繁衍能力,创造力还有嗯,我个人认为的中性。在这些方面我们的确不如,可能是我们太过依靠灵力吧。

      冰族中有位知识渊博的长者举过一个例子,当十年冬天来临的时候火族可以随身围绕火炎来保持行动自如,而弱小的人族只能依靠外物取暖渡过,但那之后呢,火族也只会用火炎干架,而人族则可以不断改进发明出各种各样的东西。

      换到冰族身上也是同理,有些时候我看着刃雪城的街道我的耳边就会反反复复响起星旧的话:

     【气数已尽】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七、

      今天是凡世的清明,按照他们的习惯会给过世之人扫墓。

      冰族的人死亡后会化为水或雾,所以梨落当时是弄的衣冠冢。

      话本里面写我爱她并想要娶她做王妃,并认为是父亲杀掉了她,其实并不是这种豪门恩怨剧情。

     梨落死于政治暗杀,死得何其无辜,本来他们的目标是我。

    

八、

      为期三十年的学习结束前我送了许多自己雕的小玩意并迎来了梨落。

      她是个一个天赋极高的巫师,为人沉默寡言,但自从我有一次发现她偷偷地喂流浪动物后我们就渐渐熟悉起来,也知道她接触陌生人就会脸红的毛病。她很喜欢我弟最喜欢摸他的头发,我弟当然也喜欢这个温柔却害羞的女孩子。

      我们谈论喜好,回忆童年,分享喜悦。

      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回到刃雪城后,我准备继承王位,她则为她的梦想努力奋斗。

      然后在某次我们难得的见面中,她扑了过来替我挡了一刀,我连她的手都没抓到就看见她化成了水。

      在与父亲的畅谈中,我终于理解自己即位后要面临怎样的困境,也收起了散漫的心态。

 

九、

      果然谈论到死亡的时候话题都会过于沉重,其实我现在心里已经放下了,之所以写上面那些是为了澄清谣言,毕竟当我归天后看到梨落“原来你喜欢我”的表情也会很心塞的。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岚裳。据说她前不久结婚了,作为“前任”的我也想说说这个大乌龙。

      岚裳作为人鱼族公主本来是要与我结婚以延续王族血统的,但是她另有所爱,虽然她告诉我她给我说明并不代表要做出私奔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而是作为妻子必须坦诚以待。

      谁想到后面会发生她被死亡这种事情。

      其实说来简单,出于暂时不可言说的阴谋,岚裳成了暗杀目标。结果她就用水做了个替身逃脱并告诉了我。并且在葬礼后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表明具体情况就与她的爱人潇洒走天涯。

      为了补偿我,她决定把她侄女送给我,并且指明领取时间地址,还笑嘻嘻地告诉我从小培养的感情才是真。

      得,什么都别说继续单着吧。至于她侄女……算了我还是给我弟相亲吧。

 

十、

      我们的四季与凡世不太一样,虽然依旧是春夏秋冬但我们会十年长夏短冬然后十年长冬短夏地轮着来,春秋两季是难得平稳日子。

      由于属性,长冬的时候我们冰族比较自在,火族人就必须全身缠绕火炎,他们中的弱小者则极易死亡,反之我们冰族亦然而且其他种族也会极为难熬。与凡世开通交流后,他们那些便利的道具技术也涌了进来,反正火族那边最近流行起被炉,我弟曾经搬过一个到城堡,然后他怎天都窝在里面,很可惜纯冰属性的我是没办法同他分享这种快乐。

      至于我们,我们喜欢冰淇淋。